惊蛰

蟑螂君:
见字安好。
很感谢你们送给我的礼物(如果能忽略我磨了大半天才换来你的慷慨解囊的话)。
从你的来信我发现你已经开始否定自己了,其实大可不必如此。不只是你,我身边的很多朋友在上了大学以后向我倾诉最多的就是迷茫。有时候自己也很焦虑,转眼大二,转眼大三,转眼实习,也许就像你信中所描述的那位师兄一样,为了一份糊口的工作而在全国各地辗转反侧到处奔波。我爸爸希望我毕业之后能够回去,无奈我想留在外面,因为机会无限,资源无限。也许我以后真的会在一二线的城市里做蜇一份微薄的工作,每天早出晚归独自漂泊却也乐在其中。
说说你吧,你和wyk都在做兼职的事情让我由衷地觉得佩服,何况那是你生活费的主要来源。我并不觉得男生和女生该有多么大的差别,但是这个学期一直在叫喊着要去做兼职的我也不得不在我的懒惰中放弃。大一的时候做过一段时间的兼职,真心累。一个月只有四百的工资还被同学嘲笑“我晚上在酒吧驻唱一个小时二百你一个月才四百”的时候真的是不想再去回击什么了。我想要积累更多的经验,与这个世界打交道的方式,我想要尽早地适应并融入这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环境,但有时又仿佛觉得那只是我头脑一热时的夸夸其谈。

不知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这个人天性敏感。其实从高中毕业到大学到开始听摇滚到大二,我变的太多了,自己都可以感觉得到。以前内敛做作装逼,现在逐渐开朗逐渐变成了别人眼中的二逼。我不知道这样改变是否真的很好,强自压下心中的各种不悦强颜欢笑对人,有时都忘了自己是否真的快乐。看到煽情的东西会眼眶发红然后再若无其事地将涌上来的酸意逼回身体。并不是说自己变成了一个低泪点的人,而是心中有太多的委屈一触即发。

当你真正了解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发现,他的所有的刻薄与欢乐都是对自己真实内心的伪装。

呐,不知不觉也说了这么多,元旦的时候要一个人去济南玩,还没有体验过一个人,也是一种经历吧。

2014这一年过的真实太随性了,有时间的华真想和你讲讲。那就这样,祝你2015快乐,永远喜乐安稳。

PS:朋友说我给你回信的信纸太不走心了,但是我知道你不会在意的。
PS的PS:以后别叫我凉凉了,凉凉是叫给外人听的。 

                                                2014年12月30日09:32于山东聊城


评论
热度(1)